鸢仔

爱慕未停

谢谢老福特给的认证🐾

朦胧

❗️帮一个没有手机号绑定发不了文(还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朋友代发❗️

✓  前排抄送竹子@云川漫步 ,原著踏雪乌啼观海啸

✓  if(凇哥没有被柏主任命令戒烟)


{

上午十点二十。


桌前的人盯着眼前文件沉思,一根烟在他手中持续燃烧。良久,在烟快燃尽前,他抬起手吸了一最后一口,自然的将烟雾压入肺里,再缓缓呼出余雾。接着随手将剩余的烟卷按灭在一旁的烟灰缸中,缸里已经积攒了几颗烟头,这人却毫不节制,又拿出一颗点燃。


好在只是吸了一口,又重新放下,思考着他那一直在盯着的文件。


突然,传来了两声敲门的咚咚声,然后是熟悉的声音。

“先生,是我。”


珞凇这才将注意力从文件上移开,看了两秒手中的烟,一顿。

“请进。”


乌恒璟获得先生的许可,推开门走了进去。边翻阅着手上的文件边向先生汇报:“先生,这是这个季度,餐饮板块的报表,您——”


他抬起头,看见珞凇手里正在燃烧的烟,呲牙咧嘴的炸毛“您,您又抽烟。”


本来是质问的一句话,尾音又拖出了撒娇的腔调,表情也带着点无奈。


珞凇平日里身上的松香味早已被烟味盖过,乌恒璟怎么会闻不出。这是珞凇之前常抽的烟,饶是不懂烟草的小朋友,也知道这个牌子的烟以“尼古丁含量高,劲大”著称。确定关系后,珞凇就答应他会尽量控制烟的摄入量,为了这个承诺,乌恒璟还付出了一番不小的“代价”。可他又怎么能想不到,若不是近期需要珞凇处理的事情翻了倍的增加麻烦,先生又怎么会一连抽几颗。


乌恒璟走到桌布,仔细数了数烟灰缸里的烟头,皱着眉抱怨,“太多了。”重新认真的瞧他的先生:“您不能——压力大,不是还有我吗。前一阵子已经少了很多了,今天突然又连着这么多颗,对身体多不好!”说着说着又把自己说炸了,“你明明之前答应我过!我都,都被弄成那个样子了,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看着珞凇四平八稳的端着烟,乌恒璟气不打一处来,心想着你抽那我也抽,迅速俯下身,抬起手拢过珞凇举烟的手,送到自己的嘴边狠狠吸了一大口。


珞凇看着乌恒璟一副生气的小模样走向自己,心里是有一丝后悔的。

但不多。


他看着小孩在眼前忿忿不平,感觉心下也轻松了一些,仿佛围在他周围那些纷扰的事情都被这道真诚又清澈的目光驱散开了一样。珞凇甚至不着痕迹的换了个更放松的姿势,看着小孩在面前嘀嘀咕咕。


但是他也没想到,乌恒璟会直接探下身来抢他的烟抽。怕抽开手会不小心烫伤小孩,他只好顺着小乌的力道,看着他毫无技巧的吸了一大口。珞凇朝小乌因为俯身,恰好暴露在眼前的脖颈扫了一眼。接着看着小孩还未来得及站直,刚离开烟嘴便被呛的咳了起来,不适应的皱着眉,一看便是难受的样子。他一手把烟掐了,另一只轻拍着乌恒璟的后脖颈,让人靠了过来,带着顺顺气。


“不要着急,慢慢来,把剩下的吐出去。”珞凇边拍边说道。他清楚不会吸烟的人第一次便吸这么大一口会什么样,心知不会出什么问题。


可苦了乌恒璟,珞凇的烟本就劲大,一大口进嘴里呛住,好像整个脑子都被烟雾糊住了,气味在嘴里和鼻腔散不开,像是闷闷的黏在了上边。难受的他咳出了泪花,呼吸才逐渐平缓下来。


珞凇的手还在乌恒璟的后脖颈抚摸着,看人不咳了,揽着人的腰带过来,让小孩跨坐到了他的腿上。小朋友天生的白净,脖子长得修长,喉结又乖巧圆润,平白让他想起一些画面。


【中间部分评论区】


他想表达下午的会议他还需要正装出席,可现在做过这个——衬衫一定会皱的。


珞凇轻易地理解了他想表达的意思,不甚在意道:“不必担心,我的衣帽间有你的备用衬衫,足以应对下午的场合。”

“现在,先帮先生戒个烟。”

}


事后小乌:正事呢!怎么重点就跑到这上去了!怎么有用ixishrheo戒烟的啊!!

北庐往事

▫️抄送@云川漫步  ,原著《踏雪乌啼观海啸》

▫️很舍不得华老师,所以写了岑沐霖视角的老师和师门

▫️其实是把长评借小岑讲出来

▫️ooc归我

——————————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的秋天吹来的。


离别的秋天尤是如此。


01

岑沐霖十八岁那年初见老师的时候,其实有一种模糊的预感,老师的名字,后来会变成那个时代的符号。


他在各立学说的混沌里带着规训与理念,在北庐开设学堂,著书立说,像是永夜里点亮的第一盏灯。


有人把他的话奉为圭臬,有人对他的理念嗤之以鼻,但从没有人否认过“段华卿”三个字的分量。


岑沐霖拜师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六个师兄,最小的师兄,不过大他数月。


那个师兄,后来成了名声在外的黑阁知名dxx珞秉寒,他在外的诸多名声里,其中一则便是他规矩大要求严,得益于他曾有过诸多抗罚的学生和师弟。


承蒙老师在之后收师弟师妹时,理念已经转变成不主张体罚,所以于他的师兄而言,学生有“们”,师弟可没有。


这福气留给了岑沐霖一个人。


02

拜师几个月后,老师动身去了中国。

老师走之前,强调不许大多数学生随行,于是岑沐霖跟了大师兄柏雪风四年。


年轻时的柏雪风远没有现在这么温柔,一点小错就可以罚得人怀疑人生。岑沐霖想过提出不如让秉寒师兄跟着大师兄,自己随老师去中国好了,但因为怕被双方罚得怀疑两次人生,遂作罢。


很久以后,兰荪问过岑沐霖,师门该是怎样的。


那瞬间他想到的回答是,去问、去试、去犯错和规避犯错、去交付自己被管教、被训诫、被束缚的权力,然后问自己,这么痛苦你还愿意继续吗。


如果答案是痛苦一万次还愿意,那这里就是归处。


03

从苏国回来后,老师又收了师弟师妹。没过多久,就是秉寒师兄十年的离开。他没有告知任何一个与他曾经要好的师兄弟,把他和老师的七年,终于薄纸一张。


老师和傅老师一同去中国后,师门的事务交由大师兄主持。在柏雪风主持师门事务的日子中,“珞秉寒”一直被列为禁词。


老师不在场的第一次师门聚会前,岑沐霖小心翼翼地问三师兄嵇鸿卓,需不需要通知六师兄也来。


不巧的是这句话被大师兄听到,那天在柏雪风家的客厅,岑沐霖被罚跪着面壁思过从上午到掌灯。


岑沐霖在两年后悄悄地联系过珞凇,后来就一直瞒着大师兄,和珞凇保持联系。岑沐霖不相信敏锐如大师兄不知道此事,而一向严厉的大师兄,却对此全然不问。


而他曾经的秉寒师兄,在之后的日子里孑然独行,杀伐决断。娶妻生子,平步青云。一路官至苏国最年轻的副司长。践行着自己的肃清万里,总齐八荒。他好像从不犹豫,从不后悔,也从未回头。


直到很久以后乌恒璟出现。那本是一次寻常的见面,珞凇在茶室拜托家中有酒店业务的他帮忙看一个名叫志诚的集团的经营状况,


岑沐霖应下,随口问道,“是师兄的朋友吗?”


珞凇淡笑,“是我弟弟。”


不知道是不是岑沐霖的错觉,总觉得那个瞬间的师兄,和之前的他有什么不同。


后来才知道,他怀疑过的那一瞬,是珞秉寒春风骀荡的半生里,最初融化的几块冰。


04

段华卿不在苏国的日子里,柏雪风把编纂、整理段华卿的授课文字和影像的任务,分给每一个师弟。


后来的机缘巧合下,岑沐霖在大师兄的书房里,看到过那些理好的文册中,夹了张大师兄苍劲有力的字,


“唤起一天明月,照人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


05

老师是在秋冬之交离开的。


很难描述在大师兄家里的会客厅的得知噩耗的悲怆,好像闭上眼睛还能听到的钟鼓齐鸣,睁开眼睛漆黑寂寂,华屋已塌。


去医院的路上,岑沐霖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的霓虹灯飞快地闪过,泣不成声。


岑沐霖二十几岁直博毕业,顺利做了庐大的副教授,年纪轻轻就因为在硅基集成光子其间应用方面的成果,入选苏国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他见过许多将育人当作面具,来满足一己私欲的人,深知“教育”一词的分量。


教育是将个体与更广大的人类联系在一起过程,也是将古今串联在一起的过程。育天下之英才,便是在解民生之多艰。


而理想是什么呢?


真正的成长不是一种顺从,而是一种颠覆的理想。和所有理想一样,它或许永远无法实现,但不代表它不可以引导我们的行动。

而老师好像就在理想里坚持着,数十年如一日,直至离开。


你看春燕归来,巢于林木;你看万里一弧,寒枝栖月。你看乡野间的学堂、皲裂双手上传送的良药、干涸的河床重新孕育生命。你看繁启蕃长于春夏,畜积收臧于秋冬,


那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毕生追求的绿意葱茏。


06

没有人不留恋完满,很难说谁可以做到和分别和解。分别从来都是伤感的,有未尽之语,有难言之隐,有不得已的克制,更有需要用无数深夜来填满的得而复失。


一代训诫宗师的离开,如同巨星陨落。但自秉寒师兄回师门后,在追悼会上、在葬礼上、在今后若干年师门内部和社会自发的对段华卿的怀念的场合中,但凡露面,秉寒师兄一直站在大师兄的身侧。


其实师门所有人心照不宣。没有秉寒师兄的时候,大师兄何尝不是在居高胜寒。


直到这时,很多人才想明白,老师好像永远棋快一步,而甚至连秉寒师兄重回师门,都在老师的安排内。老师看的万事透彻,为所有人找到来路和归处。也是为此,传承不会只是说辞,回忆的余温永远滚烫。


足印接着足印,回音扣着回音。总有慈悲的人为了等待开释的灵魂,山一程水一程地行走,幸运的是这件事不会陨落在这一辈。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的秋天吹来的。


离别的秋天如此,重聚重启的秋天亦然。


万事总有尽头,遗憾在这里,安慰便也在这里。

我在Star Name的官网,为踏雪这个故事命名了一颗NASA认证的双子座星星。


我把这颗星星的名字定了“寒境”。纪念日自作主张选了竹子@云川漫步 在lofter首发踏雪的日子——2021年11月15日 。是故事的起点,也是凇哥和小乌生活交汇的开始。


从名字开始,之后就有了承载大千世界的整个宇宙。从在角落仰望你的名字,到和你的名字在天际并肩而明。


我犹豫了很久这颗星星的“选址”,直到某天想到子良宽慰小乌的话,“当你是一颗恒星,就没有人会忽视你”,于是定了颗和小乌同星座——双子座(Gemini)的星星。想到凇哥的前半生,平步青云也好,隐忍求全也好,绸缪帷幄、杀伐决断。岁月更替,日星隐曜,他始终一个人在高处,直到小乌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某种意义上,小乌也是凇哥的星星吧。是他目光所及的无垠中,始终留给他的一盏灯。


最后是要留一句寄语在右下角,我试着尽可能保留意境地翻译了下“他允许我仰望,但不许我爱他”。


The permission to look up at my beloved him is all I am entiled to. 

“我被赋予的全部权力,是去仰望深爱的他。”


于是就有了证书的全部内容。另外,在Find My Star APP上,输入星星的编号“1689842”,可以看到星星的位置和双子座的璀璨星图。


其实夹带了一点私心,在我经历非常难熬的事情的时候,忍不住把踏雪分享给朋友,和她感慨,好希望自己遇到困难也能有凇哥兜底。朋友说,不要和纸片人比呀,二次和三次怎么可以用相同尺度来衡量。


我深以为然。于是决定抓住机会把纸片人拉下神坛,来三次沾点烟火气吧。人们总把可爱的事物比作星星,即使星光没有泽陂周身,依然称赞星星遥远而可亲,我很喜欢李银河的一个表述,“爱本身就是它存在的充分理由和确凿证据。” 就当我为确凿证据找了个载体,路漫漫其修远兮,但爱坚定确切。


同样是出自我的私心,在一起追踏雪的日子里,认识了很多可爱优秀的人,和大家一起看文的时光里,每天都非常快乐。所以把这颗星星送给竹子和每一个喜欢踏雪的朋友,作为共同的节日礼物吧,祝福大家纵然天各一方,也能天涯共此时,都有灿烂星光相伴。


那就——共同举杯。从此每个夜晚,万家灯火时,都有颗名为“寒境”的星星,在天际闪烁,在云川漫步。


2022.9.11

被珞凇黑粉敲诈抄了小乌骂凇哥的大段话,抄的时候反复被小乌尬到手软x

“骂这么难听,现在准备怎么收场?”


原文指路:踏雪乌啼观海啸 

抄送两个债主:@云川漫步【置顶抽奖】 @奥利奥汤圆 


(P3是不愿透漏姓名的大钟唯粉@天冷来串郡肝肝 对此的评价)

送给潋潋

这是写给潋潋的一篇文章,原本打算在她生日发的,但因为介质原因(我编的,就是我太能睡了)错过了,只赶上了lofter的生日,所以在这里先和潋潋说不好意思,祝她生日快乐,祝她每天都快乐。

  

潋潋是很正宗的INFP,我对这个群体的刻板印象就是来自潋潋——乖巧可爱的流泪猫猫头。以至于四个字母几乎都和她不同的我总是忍不住对她心软。

  

因为一些原因,在“精神内耗”这个词还没出现之前,潋潋就扮演了治疗我的精神内耗的角色,她承担了好多我出于幼稚的自尊而不会和家人、三次朋友倒的苦水,然后化雨一般对我讲,“放心吧”。

  

在我压力最大的时候,我听不进去其他人的安慰,只相信潋潋一个人的“放心吧”。

  

我想对潋潋说,我曾经相信我的人生没有灰色的buffer zone,像国际象棋的棋盘一样黑白泾渭分明,是由绝对的好运气和倒霉事生硬地拼出来的,一件事如果本质是消极的,那么对它的潜在收获的发掘,不过是用来粉饰和自我洗脑的手段。我是无数次在潋潋的对话框里,听她用“还没有那么坏”来定义一件事,才逐渐开始相信“塞翁失马”的。谢谢潋潋让我把push自己的步子慢下来。

  

我还想对潋潋说,广东话讲“思念”是说“挂住你”,颇有些悬崖之上枯枝一盏的意思。很多次我揣着自己的芜杂情绪,会想到那些并不会用来功利地借力,只是寄托情感的朋友。比如潋潋。谢谢她让我有枝可依。

  

我本来想写很多“生活是一直辛苦的”,但发现自己其实是在用令人生厌的中年人口吻,来回忆我和潋潋一样大的时候,还没来及经历的毒打。我想到写过的一件小事,在高纬度的地方读书的夏天,晚上十点天空才有黑的意思。有天阳光很好,开门却发现在下太阳雨。在屋檐下犹豫了半分钟,还是决定淋着小雨出门去,然后雨停的时候偶遇了四道彩虹。不出门不必淋雨是幸运,出门淋了雨却看到彩虹也是幸运。每个人对春天的感受不一样,这取决于他们过冬的方式。我原想说成长的标志之一就是要开始理解见好就收,但在发出来的瞬间改掉,

  

我希望潋潋不要领会知足常乐,可以一直过春天。

  

在潋潋选的冰岛,再次祝我可爱聪明漂亮的妹妹生日快乐,送给她我最爱的借火晚霞,希望她一直自由认真地爱和被爱。

  

  @应潋潋 

  


谢谢lofter社区送的温暖✌

祝审核天天放大假,祝我岁岁有今朝x


看了一下当时抄的内容,也谢谢竹子,希望云川老师每天日万✓

welcome to my lolo空间

  1. 不是任何圈内老师的小号

  2. 不写文,不用关注我🙏


很开心在lofter认识大家

特别鸣谢911老师

祝我的好朋友、我的灵感寄存处管理员、我的烹饪技能鼓励员和我的空幕下属小郡肝的生日快乐🥂

我原本是准备了极尽炫技、工于修辞的漂亮话的。想描述性的句子的过程本身真是浪漫又珍贵,我把脑海里美好的意象搜刮堆叠在一起,还是会怀疑自己,这样够吗,这样可以让她感受到我很喜欢她吗。

但我今天无意搜到了之前和她的聊天记录,发现珺珺不厌其烦地陪我度过了日增20万确诊、3点日落、万字论文压在肩上的漫长冬令时的好多夜晚,让我在偃旗息鼓的日子里依然被鼓励做骄兵。突然觉得包装过的句子配不上可爱、真诚、善良的她。

所以祝她不只有生日快乐。祝她健康平安,希望她多读书、少抬杠,做快乐翻滚开心沸腾的小郡肝🛴

@天冷来串郡肝肝 

谢谢竹子授权我抄踏雪的文案!

还有人没看踏雪我真的会伤心的ok?

@云川漫步